校友会组成


会长:刘伯哲



     

    校友会组成详细名单


校友会联系人

徐广栋 徐广栋

刘海涛 刘海涛

网站维护:

边鑫 边鑫 (图册)

 杨光贵 杨光贵 (新闻)

周纪强 周纪强 (新闻)

李德松 李德松(总体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全站搜索
当前位置
偷锅的故事
作者:刘纪勋校 友浏览数:253


偷,是一个很不好的事,不论从道德上,还是从法律上。小时候,和屯里的伙伴偷过地里的土豆、玉米,然后弄来树枝等点一堆火,烧烤着吃。烧土豆,烤玉米,小时候的味道远好于现在。不知道是玉米、土豆的味道好,还是偷来的东西比较珍惜。

十多年后——现在说来来,是十多年前的又一次偷,居然也是团伙作案。而这次偷来的东西,我们一直用了2年多。

大学二年级的第一学期,学校里的食堂似乎都进行了经营方式改革。各食堂的经营各具特色:有的以服务大众学生,做各种食品集合;有的只按学生要求定做;有的只做炒面和水饺;也有专做小火锅的。食堂的口味多样化,为我们带来了美食,也给我们创造了机会。

学校西门进来以后,在路的左侧,有一间上下两层的食堂,一楼主要服务大众学生,门口每天早晨都出售《参考消息》。这个食堂不知道有多少校友记得?我们偷的地点就是这个食堂的二楼,每天晚上这个二楼都有小火锅提供。当天晚上,宿舍里的两个哥们和我,临时决定吃火锅。外面的火锅店,需要走出校门,至少要一站路的距离。恰好食堂有一间新开的火锅店,我们决定去尝尝。食堂应该是为了节省人工,当然也应该是相信学生,包括菜品、调料、锅具在内的所有,都需要用餐者自己从点餐口端到餐桌,整个用餐大厅,一个工作人员都没有。A君,B君和我当时都点了什么,现在已经不记得了。朦胧中记得,当时有一盘羊肉,被我不小心掉在了地上,只能又补了一盘。当时比较心疼这盘羊肉,按照今天的标准,我能肯定那的确是真羊肉。但是羊肉掉地下,似乎后来把锅偷会宿舍让我当时没有愧疚感;也为我十二年后在餐馆端盘子工作,做了可以借鉴的工作经验。

三个人在这种:每人一个的小火锅,每个锅的下边有一个用酒精来燃烧的小灶中,喝着哈尔滨啤酒,来享受火锅美味。我们当时好像对这种精致、自主而且卫生的小火锅,充满了赞美!赞美这种火锅的设计,可以节约燃料,卫生,适合AA制的用餐,或者单独用餐。在一边用餐一边赞美的时候,不知道是我们中的谁,最先提议“这个锅带回宿舍煮面应该很方便”,然后有人说“自己可以买菜,在宿舍涮火锅啊!”。如果现在AB君都不承认,那我承认是我吧!接下来,大家开始商量怎么带回宿舍,怎么带出餐厅。

开始是担心餐厅的工作人员发现,但是前面提到过,用餐者不走,是没有人出来服务的,他们是负责清理餐桌。我们发现不远处有2个人在用餐,似乎他们马上要走了,只要我们拖延一下时间,比他们走得晚,就不会被发现。最后要解决的是,怎么把锅带回去?用手端,太热也太惹眼,可能连楼梯都下不去,毕竟我们不是端盘子的;藏在衣服里面?太不现实了,刚吃完的火锅很热啊。所以我们得用包来装!B君有一个大书包,现在记不得是B君自告奋勇,还是A君和我怂恿,B君很快回到宿舍取来大书包。在B君取包来回的时间,我和A君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,比如清理锅底,倒进盘里,熄灭酒精,使锅灶降温,设计如何包装。

B君回来以后,我们谈笑风生了一会儿,来麻痹食堂的工作人员。另一桌用餐的,已经走了。其实从开始到结束应该都没有人注意我们,否则我们不能得逞,这真叫“做贼心虚”。我们开始迅速按设计好的计划装包:先装锅底,装锅。把包链拉紧,避免响声。B君在前面背包,我和A君在后面掩护,三步并做两步迅速离开餐厅。“嗨,你们三个,站住!是不是把锅偷走了?”我们三个当时吓的,忽然转过身“我们什么也没拿。锅在包里”。哈哈,放心吧,这个对话没有发生,如果发生了,我们就失败了!

我们快速走下楼梯,快速离开食堂一楼。二楼的楼梯和一楼的出口比较近,所以离开了二楼,就已经5关已过4关。出了食堂一楼的门,似乎整个功劳就都属于B君了。当然,如果被抓,也只有B君是名符其实的“背黑锅”。我们在回宿舍的路上,就已经开始畅想未来了,我们会用锅做什么,在什么情况下用,宿舍同学怎么轮流使用,幸福美好的宿舍的生活好像明天就焕然一新了。

混过宿舍的门卫,就轻松自如了。我们把锅从食堂二楼带回宿舍六楼,向同学们展示我们的临时收获,大家都认为我们做了一件好事。这样的表述,应该不应该受到读者的藐视呢?从此,不管是福满多还是康师傅,包括那一根根火腿,都被我们放进了锅里。当然,我们的确在宿舍也吃了火锅,毕竟僧多粥少——主要是锅少,因为后来再没有偷过——在宿舍吃火锅还是不方便。

这三只锅,虽然是我们的临时起意,但也算是团队合作。三只锅,帮我们宿舍同学煮了很多方便面,也解决了太多次起床晚的同学早餐煮面的问题,解决晚上同学在宿舍夜宵的方便。由于锅少,大家轮流煮,也是宿舍沟通的载体。也帮助楼下的小店,消费了一些酒精。有惊无险的一次是酒精还在我的手里,就已经燃烧了。十多年后,各奔东西,不知道大家有多少事、多少人可以成为共同的回忆?爱情?只有2个人可以互相回忆;学习?绝大多数是一个人回忆。所以,我庆幸有这样一件事可以作为大家的回忆。

谨以此文纪念大学时代的生活和同学们,文中提到的两位同学先分别生活在上海和珠海;同时对自己当年的偷窃行为表示忏悔。

刘纪勋  201356日 完稿于烟台